★ 人工智能进入教室引发强烈争论  ★ 我们这个时代叫什么  ★ 陈老宇:AI会使世界更安全吗?  ★ 霍金在翱翔,我们却坐在轮椅里  ★ 陈老宇:悖论丛生 精神分裂的春天  ★ 你到底要什么  ★ 陈老宇:未来教育总目标  ★ 数码思维:未来教育的核心 
首页 > 学术探讨 > 推动职业汉语能力测试,提高职业核心能力
推动职业汉语能力测试,提高职业核心能力
作者:谢小庆     来源:陈宇工作室     查看次数:3640

  在今天这个沙龙上,大家可以就感兴趣的话题,在思想上自由翱翔,进行碰撞。陈宇是中国就业促进会副会长。以陈会长名字命名的陈宇工作室,其核心话题是培养双核人才,走向世界技能强国。今天,我的话题就从走向世界技能强国展开。
  前苏联爆炸第一颗原子弹是1949年,我们是在1964年,中间的差距是15年。前苏联把第一艘载人宇宙飞船送上天是1961年,我们是2003年,距离拉大到42年。美国人阿姆斯特朗1968年就踏上了月球。2007年我们实现了嫦娥探月飞行计划,据我所知,至少到2008年,我们的宇航员尚未踏上月球。又如,根据2007年8月30日《南方周末》报道,“在液晶面板领域,国内企业与国际领先企业的差距从2代扩大到了4代”,中国彩电企业将“踏空”液晶时代,将被“边缘化”。要知道,在今天,“液晶”可能已算不到“尖端科技”。实际上,在高科技领域,我们与先进国家的距离是在加大而不是缩小。导致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能说全是教育的责任,但是,导致这种局面,与我们的教育有很大的关系。
  根据《中国青年报》2007年8月21日的报道,在2007年8月12日举行的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发展与人力资源开发高层论坛上,有色金属工业人才中心总经理丁学全指出:“一边是企业招不到人,一边是学生找不到合适的企业。”这种“企业为找人发愁、毕业生为找工作发愁”的现象在今天的各行各业都很普遍。这种现象,突出反映了今日中国教育的“缺乏效率”。他在分析“企业找不到人、毕业生找不到工作”的原因时指出:“行业已经发展到21世纪的高科技了,一些大学还在用20世纪的教材,讲授20世纪的知识”。
  教育的低效率问题突出体现在核心能力的培养上。我是研究心理学的。心理学认为一个人最核心的能力是智力。智力最重要的有两块,一块是语言,一块是计算。一个人的核心能力不是特定技术,而是语言能力和计算能力。相对于计算,语言能力可能更重要一些。今天,大家只要看一看硕士生、博士生的论文,听一听毕业生们应聘面试时候的谈吐应对,再看一看报纸和电视字幕,就可以理解我们的教育在发展人的核心能力方面存在的严重问题。
  我觉得,教育问题靠从教育内部来推动改革难度非常大。改革牵涉了很多人,有观念上的冲突,也有利益上的冲突。所以,有的时候就需要依靠教育界以外的一些力量,例如陈宇先生这样的力量,来推动教育的改革。用陈宇先生的概念,我们要开创全球化的3.0时代,首先需要推动教育改革来为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准备人才。
  顾德希老师去年在国家职业汉语能力测试,即ZHC,的学术研讨会上曾讲过一句话:“集我四十年来的语文教学体会,语文教学不是一门知识传授的学科,而是一门技能训练的学科。”我觉得,在今后的语文教学改革中,顾老师的这句话应受到足够的重视。有一位语文老师和顾老师的看法很接近。他认为1949年建国以后语文教育经过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政治语文,语文课实际上是思想政治教育课,教的是马列主义。第二阶段是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语文实际成为学术语文课,讲的是语法、古代文学和现当代文学,试图把学生都培养成语言学家和文学家。第三阶段是实践语文课,将注意力集中于帮助学生提高实际的语言应用能力,帮助他们运用语言工具来完成交流沟通任务,帮助学生在职业生涯中取得成功。第三阶段才刚刚尝试着起步。走向实践语文课才是语文教学改革的方向。
顾老师等语文教师们从语言教学实践中形成的看法,与国际语言学界和语言教学界的发展趋势是完全同步的,是完全一致的。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结构主义是西方语言学界的主流,强调语言要素,强调词汇、句型、语法等。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发生了向功能主义的转型,越来越强调运用语言来完成任务,运用语言来实现交际功能。西方的语言研究开始更多地关注语言的交际功能,西方的语言教学也开始更多地采用交际法。
  关于语文教学改革,现在分歧很清楚。一部分人说语文教学要回到人文、人性、人道的轨道上,主张加强语文教学的人文性。另一部分人强调语言的工具性,强调语言是交际的工具。他们认为,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学生来讲,需要通过语文课获得生活的基本本领,形成未来职业生涯的核心能力。语文课并不是培养文学家和语言学家,而是培养能够适应社会生活的人。
  《北京文学》1997年第11期的一组文章,题为“中国语文教育忧思”。三篇文章。一篇写对小学语文教育的忧思,一篇写对中学语文教育的忧思,一篇写对大学语文教育的忧思。小学的那篇是电视剧《康熙微服私访记》的作者邹静之写的。中学的那篇北京汇文中学的语文老师王丽写的。大学的那篇一位大学青年语文教师写的。1998年3月10日,“整整搞了半个世纪文字工作的”洪禹平先生在《中国青年报》发表了题为“误尽苍生”的长篇文章,占了大半版。这篇文章批评中国的语文教育“是一件误尽天下苍生的大事!”,并大声“向党和国家领导人呼吁,请他们在日理万机中把这件事也过问一下。”很幸运,当时主管教育的李岚清同志看到了这篇文章,并批转给当时的教育部长陈至立同志。正是这组文章引发了我国始于2001年的“新课程改革”。
  这是一个巧合,2001年美国的教改和中国的教改同时启动。我个人认为,这两场教育改革的走向关系着21世纪中美两国的命运。由于中美两国21世纪在世界上的影响,也关系着人类的命运。美国的教改是小布什主导的,核心口号是nochildleftbehind,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或“一个都不能少”。小布什2001年1月20日宣誓就职,1月23日就推出了自己改革力度很大的教育改革方案。2001年年底,美国国会以立法方式确认了小布什的教育改革。2004年小布什第二次竞选的时候,他的民意调查曾一度远远落后。那时,我曾预言他会再次当选。我当时对学生们说,一般人只知道小布什打伊拉克,不知道小布什搞教改。他打伊拉克是不得人心的,但他搞教改是非常认真的。他再次当选与此是有关系的。2001年以来,在小布什的推动下,美国“一个都不能少”的教育改革轰轰烈烈,相比之下,我们的“新课程改革”却举步维艰。为了挽救可怜的小“范进”们,许多基层的中小学老师在辛辛苦苦地推进着“新课程改革”。但是,由于教育部门的高层领导缺乏推动教育改革的热情和魄力,基层教师们所付出的努力都可能付诸东流。高考不改,“新课程改革”的所有成果都可能毁于一旦,都可能回到原点。
  语文教改的阻力,并不是来自教育官员,而是受制于传统的语文教学观念和师资水平。语文教师们习惯了“段落大意”、“中心思想”这样一套方法,改变起来很难。有一次我到学校听语文课,讲的是《愚公移山》。七个自然段,每段都要总结段落大意。最后一个自然段只有一句话:“智叟再也没有什么话好说了”。结果,语文老师总结出的标准的段落大意,比原文还多出几个字。许多教师习惯了“学一本书,教一本书,背一本书,考一本书”的教学模式,他们在“传授知识”方面是行家里手,对于“发展能力”却感到茫然。许多教师搞应试教育得心应手,搞素质教育则无所适从。
  我是专门研究考试的,一直致力于考试与教材脱钩,反对考试以某种特定教材为依据。教育部早已经明确了“一纲多本”的基本政策,实行起来却有很大阻力。有的语文教师抗议说:“我教的课本你们不考,这个书没有办法教了”。
  如果打算移民澳大利亚,英语水平必须达到“雅思”一定级别。如果打算把户口迁进北京市,英语水平要达到四级,对汉语却没有要求。这种政策是不合理的。其实,对于至少80%以上的人来说,影响其职业成功的是汉语水平,而不是英语水平。
  刚才讲到,上世纪70年代以后,国际语言学界越来越强调运用语言完成交流任务的能力。在很长时间中,我们没有评价语言交流沟通能力的测试。在评价语言能力方面,以往最具有权威性的考试是高考语文考试。我对高考语文考试做过研究,研究结果显示,高考语文成绩基本与语言能力无关。我的研究结果发表在教育部考试中心编写的《能力考试的研究与实践》一书中,1999年由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在我的研究中,检验考试有效性的标准包括:高中教师对学生语文水平的评价,高中学生互相之间的评价,高中语文成绩,等等。我还搜集了一部分在校大学生的高考成绩,看高考成绩与大学期间学习成绩之间的相关。研究结果显示,高考语文、数学、外语、物理、化学5科的总分在选拔人才方面还是有效的,与学生学习能力之间有相关。但是,高考的语文考试并不能反映一个人真实的学习能力,反映不出一个人语言能力的高低。许多高中语文老师都有这样的经历:自己语文非常优秀的学生在高考语文考试中败走麦城。“国家职业汉语能力测试”,即ZHC,与普通的语文考试不同,它不与任何教材挂钩,它考查的重点是运用语言完成交流沟通任务的能力,它考查的重点不是语法知识、文学欣赏和价值观。ZHC经过几年的试测,得到几乎所有参与者一致的肯定。实际语言能力很差的人在ZHC上得到高分几乎是不可能。ZHC高分者一定是语言能力较强的人,但有些语言能力很强的人可能没有考好,特别是年龄较大的人,这是目前ZHC的局限。这几年,在已经参加ZHC考试的约5万人之中,达到800分,拿到高级证书的人不到10%,北京有些普通高校没有一个学生拿到高级证书,而北大的学生有40%拿到了高级证书。有一些外地的职业院校上千人参加考试,只有1、2个学生能拿到高级证书。也就是说,拿高级证书是很不容易的。ZHC成绩基本上能够反映出考生运用语言来完成交流沟通任务的能力。
  我认为,语言能力测试和语文教学是有距离的。培养爱国主义情怀,培养人文情怀,提高文学欣赏水平,提高包括古代诗歌在内的诗歌欣赏水平,等等,都应该是语文教学的任务。但是,道德情怀,文学欣赏水平,通过2小时计算机阅卷的考试是考不出来的。也就是说,考试形式本身是有局限性的。通过2小时的纸笔考试,我们只能考查你的文从字顺,考查你的阅读理解和书面表达能力,考查你的“语言和文字”能力,考查不出你的文学欣赏能力,考查不出你的道德情操,考查不出你的价值观,考查不出你的“文学”和“人文”。为了提高学生的语言能力,语文教师是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你可以教语法知识,你也可以教文学欣赏,你可以把“语文”理解为“语言和文学”,你也可以把“语文”理解为“语言和人文”。但是,ZHC作为一个以纸笔方式进行的考试,只能考查学生的“语言和文字”,考查不出学生的“文学”和“人文”。
  吕必松先生联络搭建了ZHC的专家委员会,包括语言学、语文教学、心理测量方面的专家。我们希望通过开发ZHC这样一个语言能力的测量工具来推动语文教学改革。2007年初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职业汉语教程》。《职业汉语教程》与以往的《大学语文》不同,教学的重点不是文学欣赏,而是以案例教学的方式提高学生的听、说、读、写能力,主要的章节包括阅读的策略、聆听的技巧、说话的艺术、说服的艺术、公务文书写作、私人文书写作、言语交际中的逻辑、常见错别字等,全书共包含200多个语言应用案例。今天,已经有20多个学校在使用这本教材,已经有几十所院校开设了“职业汉语”课程,已经有一批院校将“职业汉语”课程列入了必修课程。从2004年开始,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就开始将ZHC用于硕士、博士研究生的复试,后来又用于硕士生的免试推荐选拔。推动这件事情的心理学院院长车宏生教授多次说,他从心里认同ZHC的理念,支持这件事情。
  最后我来总结一下我的观点。对于多数人来说,取得成功不是靠英语,而是靠汉语。学习语言不是为了研究语言,而是为了完成交流沟通任务,为了在职业生涯中取得优势。汉字、汉语是我们民族文化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提高中国人的汉语水平,既是为了开发我国的人力资源,也是为了传承我们的民族文化。

(谢小庆 北京语言大学教授北京语言大学教育测量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