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数码思维:未来教育的核心  ★ 你到底要什么  ★ 陈老宇:未来教育总目标  ★ 大治理,小火花  ★ 人类历史的诗意总结  ★ 硅人工智能会成精吗?  ★ 零边际成本社会曙光在前  ★ 人类世 
首页 > 理论研究 > 技能人才培训的新路径(续)
技能人才培训的新路径(续)
作者:李怀康     来源:陈宇工作室     查看次数:3965

  五、未来需要什么样的技能人才

  在全球化竞争日益激烈的条件下,未来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才呢?也就是说谁是我们最紧缺的人才呢?对这个问题世界各国的答复几乎是一样的:技能人才。我们需要科学家、我们需要工程师、我们需要管理大师,但任何一个国家或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还是要靠技术创新及科技成果转化,而技能人才在其中的作用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发展经济学的研究证明,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对学术型、工程型和技能型三类人才需要的数量和结构是有一定规律可循的,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其经济发展正在从传统经济向现代经济转型,而这个转型阶段的经济增长速度又异乎寻常的快,因此对技能人才需求的迫切性要超过以往任何时期,也超过其他很多国家。由于我国技能人才的总量和结构都与需求有很大差距,所以对紧缺性技能人才需求的突显,不仅是一个理性分析的结果也是现实面临的一个困境。
  现在的问题是未来需要什么样的技能人才呢?从我国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的角度来看,由于我国经济保持近30年持续高速发展,因此
,它带来一个显著的变化就是产业结构的升级换代比以往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更加剧烈和彻底,与此相应的是其职业结构变化的速度也更加迅速和巨大。大量传统职业消失,大批新职业不断涌现,同时许多工作岗位技术不断更新功能不断改变,用弗里德曼的话说:“过去的手艺不顶用了,新的手艺会吃香,这个地方变来变去,这里的人也变来变去”,因此,如何适应这种变化就成为未来技能人才至关重要的能力。
  从企事业单位用人的角度来看,一个有能力的员工其至关重要的能力也是要适应其岗位或工作的变化。据考察日本马自达汽车公司对员工
有两条要求:一要能胜任岗位要求,叫做finishing task;二要能适应工作变化,叫做fitting job。这个观点与我国职业教育界对能力本位教育(CVBE)的解释非常接近,即CBVE所培养的职业能力是指“既具有胜任具体工作岗位的职业能力,又具有一定的适应新异工作情境的迁移能力的劳动者”。[3]这种现象说明一个道理,劳动者的职业生涯总是处在不断的变化之中,总是会有岗位之间,职业之间甚至行业之间变化,即使你的岗位不变,岗位本身也会面临着技术更新或工作职能的变化,因此从静态的角度来说需要员工胜任现有岗位的要求,但从动态的角度来说就必须要能适应工作可能或必将发生的一切变化,否则你就不是一个有能力的员工。
  这种如此至关重要的能力,我们应该如何认识它呢?通过分析我们发现这种职业能力中有一种特殊的要素,这种要素不是我们常规职业教
育的课程中可以培训或养成出来的。因为它不是通常的生产技术或专业知识,而是一种非技术、非专业的,和跨岗位、跨职业甚至是跨行业的要素,正是这种特殊要素的存在才使得劳动者的职业能力具备了一种可转移的和普遍的适应性。根据职业能力的结构分析,我们认为它是职业能力中核心层面上的一种能力,我们在研发中把它界定为职业核心能力并用八个能力模块来说明它的主要方面,即:与人交流、信息处理、数字应用、与人合作、解决问题、自我学习、创新和外语应用能力。职业能力的结构层次很像一座冰山。看得见的冰山是水面上的那一部分,而看不见的冰山在水面下,它比水面上的冰山大十倍,冰山的威严和高大其实是靠这一部分来支撑和承载的,有水面下的体积才有水面上的高度。我们的职业特定能力就是水面上的那一部分,而支撑它的是水面下的通用能力及核心能力。具有坚实的通用能力和核心能力才能有高素质的职业特定能力,所以我们认为核心能力是技能人才的基本特征,是未来技能人才的典型标志。由此可见,如果我们的职业教育和培训只在职业特定能力上下功夫,不注重职业通用能力及核心能力的培养,那么我们将很难实现培养未来技能人才的目标。

  六、技能人才是怎样培养出来的

  获得一个职业资格的技能培训,其主要任务在于职业的应知应会两大部分,从常规的专业教育和职业培训的角度来分析,技能人才的培养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1.技能人才的知识结构及学习方式
  当今人类的知识结构已有很科学的分类,这种分类的形成不仅历史悠久而且门类非常精细。教育的学科分类及课程设置就是按照学科体系
循序渐进发展的原理进行的,课程结构主要分为公共基础课、专业基础课和专业课三个阶段。这不仅是我们的专业教育也是职业培训都必须遵循的一个原则。这种学科式教育的一个特点就是知识主要来自书本,学习的主要方式是从概念出发,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因而会忽略了或忘记了人类学习的原始方式并不是从概念出发,而是从实践活动出发,人的许多知识并不是在学校学到的而是在社会实践中感悟到的。
  迄今为止我们的职业教育和培训都是按这个三段式课程模式执行的,学生通过课程学习和考试就可获得相应的学历文凭,所以学生的知识
结构与课程的学科体系是基本对应的。这种学习内容及方式对于专业教育来说不无道理,但对职业岗位的要求来说就不对应了,因为与学历文凭相对应的知识结构并不等于职业要求应知的全部内容,职业岗位要求的应知是最贴近职业技能操作活动的内容,无论专业与职业多么对应,书本知识也不能代替职业要求应知的内容。此外对未来的技能人才来说,要取得成功不仅要看你掌握多少知识,更要看你学习的方式,我们总是希望给予学生更多的知识以便应对非常规的工作和职业的变动,但未来的成功不仅要看你掌握多少知识,更要看你掌握知识的方式。所以改变知识传授和学习的方式这是培养未来的技能人才必须注重的问题。
  2.技能人才的能力结构及养成方式
  目前我们对职业能力的认识远不如对专业知识及学科门类的认识,而且对职业能力结构的分析也很难达成共识。而这又是能力本位职业教
育课程开发绕不过去的一个坎。我们认为职业能力结构的构建一定要与实际职业活动相对应,劳动保障部曾在一个部级课题《国家技能振兴战略》中提出职业能力结构分为职业特定能力、行业通用能力和就业核心能力三个层次的观点[4],到目前为止这还是最贴近职业活动现状及需求的一种课程开发思路和导向,而且目前各类职业教育机构在教学改革方案上提出的观点与这个分析也是大同小异的,不仅如此,这个职业能力分层结构与我国现行职业分类的结构是基本对应的,所谓职业特定能力与之相对应的是职业细类,如车工、钳工等,而行业通用能力是跨职业的,其跨度愈大与之相对应的职业类别愈大,例如职业小类的机械冷加工到职业中类的机械制造加工等等,至于就业核心能力就完全是跨行业的,与之相对应的是所有社会职业,所以也称为职业核心能力。
  迄今为止我们对社会劳动者职业能力进行认证的方式就是按职业技能进行鉴定,参加职业培训通过技能鉴定就可获得相应的职业资格证书
,这是我们当前技能人才培训的主要方式和任务,但这种仅仅局限于职业岗位特定技能的培训和鉴定,是难以适应未来需要的技能人才培养的。未来的技能人才的培养首先要提升职业技能等级,高级工以上的职业技能往往是横跨生产、技术和管理岗位的,或者是兼容机械、电子和IT等多种复合技术的;其次要拓宽适应职业变化的能力结构,在专业教育和技能训练阶段要有意识有计划地增设非技术和跨职业的核心能力(或关键能力)课程,在技能训练中全方位地确立职业能力结构体系的主导地位;再者要改变传统技能训练方式,活动是技能的载体,技能培训的“应知应会”都应以职业活动为先导,都应从实践活动出发,在活动中学习,在活动中训练,提高劳动者持续发展的能力。

  七、技能人才培训的新路径

  以上的分析无非是要说明为什么今天的技能不同于过去的技能,今天的培训也不同于过去的培训,当今我国职业教育培训改革的主要目标几乎都是在试图构建一个能适应职业变化的技能人才培训模式,总结当前我国职业教育界研究探索的经验以及我们在职业能力建设方面的体验,我们认为未来技能人才培训的路径应遵循以下4条准则,我们把它简化为:能力本位、职业活动、学生中心、校企合作。
  1.能力本位——要确立职业能力结构的主导地位
  能力本位的职业教育目标已成为大家的共识,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目标认同问题,它涉及到三方面的基础建设。首先要确立职业能力结构
在职业教育和培训中的主导地位。由于双证书制度的推行实际上把学校的职业教育和培训分为两块,一部分以学历文凭为目标因而必然是以学科的知识结构体系为主导,这是无需改变的;另一部分以职业资格证书为目标旨在提高学生职业技能,因此就必须确立职业能力结构体系的主导地位,否则断无实现能力本位教育目标的可能;其次是在职业能力的建构中要兼顾非专业或泛技术性的能力建设。人们总是认为正规的职业教育就是技术教育或工程教育,而且也能认同“职业教育就是就业教育[5]”,但技能培训并不是单纯的技术性或职业性的培训,缺乏核心能力或关键能力的内容是断然培训不出适应职业变化的高素质和高技能人才的;再者是技能培训特别是职业资格认证的培训要确立先实践后理论的原则。按照职业技能标准的要求即使是必备知识也应是紧贴操作技能的内容,因此无论是理论课还是实操课都应引导学生先动手操作,在做的过程中去学习相关知识。实践—认识—再实践,这是能力本位教育活动必须遵循的一个先后顺序。
  2.职业活动——要解决基于职业活动的课程开发
  任何一种课程都是一个时代对人才追求的最集中,最具体的反映,技能人才培训的关键在于课程,而课程开发的关键则在于如何贯彻职业
活动导向的原则。能力与活动是一对可相互注释的概念。课程开发要基于职业活动,就是要通过对活动的分析来确立活动所需要的能力到底是什么,以便最终确立课程的内容及教学方式。在课程开发中我们不能再把职业活动当作一个抽象的概念,而应是在工作现场上的一个个具体的工作任务或项目。这是课程开发的前提,也是课程开发的难题,一是因为面对具体的职业活动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我们的教师会感到无从下手,二是面对大量国外先进的职业教育的理念和技术我们又会感到无所适从,三是因为基于职业活动的能力分析需要综合专业、教育和生产实际等方面的知识和技术,单靠教学一线的教师和生产一线的技术人员都很难完成。所以课程开发的成败取决于对具体职业活动的分析,这个分析过程一定要参与者本身对职业活动原本的状态有真实的体验,才能找到一种最适用的分析技术。这也决定了这种能力分析活动一定要有企业或行业参与,要有一个由专业教师、生产技术人员和职业教育专家组成的团队才能胜任。一般来说职业活动及能力分析技术主要是用于能力标准建设或职业技能标准制定,但目前在课程开发中也得到普遍的采用,因为它有助于我们专业课程或技能培训的内容更贴近生产实际,同时有助于我们在课程开发中将职业活动导向原则贯穿到教学设计、教材编写、师资培训及其教学方法的全过程中去。
  3.学生中心——要改变传统教育的教学方法
  教学方法是教学活动中最丰富多彩的问题,没有一种教学方法是万能的,它与教育目标之间是一种功能与结构的关系。由于能力本位教育
活动中的行为目标[6]取代了知识目标成为教学活动的焦点,特别是在能力训练中行为目标就是一种行为方式的改变或养成,它必须要用一种行为活动的方式来引导,因此传统的教学方法将会完全失去意义。这种全新的“行为导向教学法”[7]是一种用项目活动引导学生“心—脑—手”全方位参与的教学方法,在这种行为导向的教学理念和方法下,教师只是一个活动的主持人,学生是教学活动的主角,他们不再是被动地接受教师传授的知识,而是通过自己的亲身体验及独立思考去参与学习和训练的过程,这种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对以教师为中心的传统教学是一个颠覆性的改变。这是一项很容易被认可但很难做得到的教学改革,但不这么做能力本为教育目标就是一句空话。这种学生中心的教学重在参与,学生的参与就是成功的一半。因为这里注重的不是教学内容而是教学方法,这种新的教学方法将会从根本上改变学生的学习方法,实现真正的学习的革命;此外,这里注重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而我们传统教学活动中教师只要成绩不要过程,他们忽略了学生往往是在参与的过程中学会了很多东西,过程的收获往往会大于结果;不仅如此,能力训练从来就不是单纯地学技术,行为导向的教学活动往往是一个团队或社会活动,是一个真实或模拟的工作任务,因此在这个过程中学生要面临的不仅是技术问题,还要处理一些非技术问题,例如人际关系、信息获取,意外事件处理和个人行为习惯等问题,因此学生学到的不仅是知识和技术,还会学到做人做事的道理,学会学习。
  4.校企合作——要建立技能人才培养的大环境
  国家根据经济发展战略的需要对新型技能人才的培养不仅提出了高素质、高技能的质量要求,而且也提出了要结构合理成批量的具体要求
及目标计划。而新型技能人才特别是高技能人才的培养无论对学校、企业还是对社会有关部门来说都是一个新的课题,尤其是对当前职业院校的培训模式和办学体系来说,要承担这个重任必须走出一条新的路子。由于新型技能人才的工作性质具有跨岗位、跨职业和跨专业的特点,而且新型技能人才不仅要有丰富的实践经验还要具备扎实的理论功底,因此规范化是新型技能人才培训的一个重要原则,而要实现职业培训的规范化还是要依靠学制式培训。学制式的技能培训主要体现在一体化教学上,即教学内容,教学方法,教师类型和实习场地的一体化,其目的就是要在教学的各个环节上兼顾学生理论学习和实践操作两个方面能力的培养,而无论在哪一个环节上没有企业的参与,职业院校单凭自己的条件都是难以做到的。同样,从国家对新型技能人才需求的数量来看,规模化也是新型技能人才培训的一个政策要求,要实现职业培训的规模化既要依靠学制式培训,又不能完全依靠职业院校的培训能力和培训方式,因此要实现新型技能人才培养规范化和规模化,校企结合是必由之路。当前职业院校开展校企合作的经验证明,院校和企业在技能人才的培养上都有各自的需求和问题,也有各自的优势和局限,在国家高技能人才工程的统一部署下,政府有关部门正在组织力量探讨如何建立一个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社会机制来调动校企双方的积极性,如何建立一个社会各方参与的公共服务平台来链接校企双方的资源,协调校企双方的行动,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国家对新型技能人才培养提出的目标。

--------------------------------------------------------------------------------
[1]《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
[2]《中英职业资格证书制度研讨会文集》 (1997.4海口) 中国电影出版社12页
[3]和震 能力本位职业教育理论的结构分析 《教育与职业》 2003年第11期
[4]陈宇 《走向世界技能强国》2001年长城出版社541页
[5]教育部部长周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发表观点 2004年6月18日 新华网
[6]和震 能力本位职业教育理论的结构分析 《教育与职业》 2003年第11期
[7]职业教育界有多种提法,如行为导向型教学法、行动导向教学法,实践导向教学法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