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数码思维:未来教育的核心  ★ 你到底要什么  ★ 陈老宇:未来教育总目标  ★ 大治理,小火花  ★ 人类历史的诗意总结  ★ 硅人工智能会成精吗?  ★ 零边际成本社会曙光在前  ★ 人类世 
首页 > 理论研究 > 技能人才培训的新路径
技能人才培训的新路径
作者:李怀康     来源:陈宇工作室     查看次数:3976

劳动保障部职业技能鉴定中心
研究员李怀康

  技能是本文的主题词,也是本文分析的逻辑出发点。技能人才原本就是职业教育的主要对象,在我国职业教育改革的过程中,技能人才培训仍然是一个需要不断探索的课题,由于今天的技能不同于过去的技能,今天的培训也不同于过去的培训,其中包含了太多的变数,因此,当前技能人才的培训还需要探索一个新的路径。

  一、从传统工人到技能人才的转变

  说到技能,它常常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被认为是我国经济发展的瓶颈,甚至成为相关中央文件的一个主题词,这个现象的出现应该说是始发于1993年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一个文件[1],在这个文件中首次提出:“要制定各种职业的资格标准和录用标准,实行学历文凭和职业资格两种证书制度”,从此之后我国开始建立了一套新的职业分类和职业技能标准体系,并推行了职业技能鉴定和职业资格认证制度。由于这个制度的建立我国职工队伍建设出现了两大变化:一是原有的工人和干部的身份界限不再存在,而被职业类别和技能等级所取代,职业培训的对象也不再分工人或干部;二是传统意义上工人的概念逐渐被技能劳动者或技能人才所取代,技能人才越来越得到社会青睐。不仅如此,技能振兴也成为国家经济振兴的强国之策,2003年12月党中央、国务院在全国人才工作会议上首次提出了高技能人才的概念,并出台了国家高技能人才工程,特别是2006年4月中办国办颁发了关于加强高技能人才工作的15号文件以后,把技能人才工作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社会观念从传统工人到技能人才的转变有其深刻的历史原因,从外在的因素来说,国家职业分类和职业标准体系的建立,职业不分工人或
干部,就业市场也不应区分工人或干部;而且企事业单位招聘用人以职业技能水平为参考,职业培训以职业标准为依据,所以职业院校及培训机构以技能人才作为培养目标。从内在的因素来说,是社会劳动者的技能内含得到提升,传统意义的工人以熟练工种的体力劳动为主要特征,而现在技能劳动者主要以技术型、知识型和复合型的技能为主要特征,而且其职业资格等级也逐渐趋向高端。正是这些因素影响并推动着传统意义上的工人向现代技能人才的转型,并为我国经济持续增长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二、技能人才优势是经济持续增长的原动力

  《经济半小时》栏目曾在北京大学百年纪念讲堂上邀请著名的经济学家厉以宁先生和吴敬琏先生解读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有哪些最成功的改革,厉以宁教授说是农村家庭联产承包制、国有企业股份制和民营经济的兴起。不管这个说法是否全面,但他道出了一个事实,正是这些改革打破了铁饭碗推出了一个新的就业制度,成千上万的下岗工人在困境中激发出自身的活力去创业或再就业,同时数以亿计的农村富余劳动力冲破了土地的羁绊涌向城市,其中大部分转化成为制造业生产岗位需要的人力资源,此外每年我国还有上千万新成长的劳动力其中70%是在民营企业实现就业,这些显著的变化说明这些成功的改革无一不是对社会生产力的解放,特别是对生产力中最活跃的因素——劳动力的解放。30年来的改革开放使我国人力资源的数量优势得到最大限度的利用,成为我国经济持续发展的原动力。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人力资源的数量优势是以低技能状态而存在的,而这个低技能状态又是以低成本、低收入和低素质相联系的。
  最近有两件值得关注的大事:一是据调查中国3/4的农村地区成年劳动力已经呈现出匮乏的态势,因此世界媒体在炒作说中国“农村剩余劳
动力”将不复存在,劳动力资源可以无限供给的优势将会从此破灭;二是最近新颁布的就业促进法和劳动合同法旨在提高劳动者的收入,改善收入分配不均的状况,因此劳动力成本的优势也将不复存在。这两个事件意味着我国传统的人力资源优势将走到尽头,国家经济发展方式将要出现重大转折。我国的改革开放正好处在将要进入下一个发展周期的拐点,我们人力资源如何从低技能状态转向高成本、高收入、高素质的高技能状态,如何实现技能人才向高端转型将是我们面临的又一个机遇和挑战。
  前年热播的一个政论性电视记录片《大国崛起》,以历史的眼光和全球的视野向我们展示了500年来先后崛起的9个世界性大国如何争夺世
界霸权的历史风云。这些世界性的大国先后开创了属于自己的历史及辉煌,在揭示这些大国崛起的规律时,我们发现早期的西方列强多以海外殖民、资源掠夺和奴隶贸易的方式起家,近代的西方列强也主要是靠战舰政策和资本入侵的方式来实行民族压迫和奴役,西方列强之间的争斗也无一不是依靠经济政治上的实力以至战争的手段。从战略的角度来看,我们更多地看到的是现代的政治制度打败了腐朽的政治制度,先进的生产方式打败了落后的生产方式,新兴的科学技术打败了僵化的传统技术。但如果我们从战术层面来看,战场上的拼杀和市场上的较量说到底还是人与人的对抗,特别是技能与技能的对抗,无论是当年西方列强还是当代世界强国,他们能占据优势称霸天下最终还是靠被开发解放的高技能去打败被束缚压抑的低技能;靠被科学武装的高技能去打败被专制愚昧的低技能;靠工业化革命的高技能打败了小生产传统的低技能;靠统一规范的高技能打败了零散无序的低技能。所以,我们说大国崛起之道在技能振兴恐怕没人会反对,实际上这个道理早已成为许多国家经济振兴的国策,以20世纪80年代的英国为例,保守党撒切尔夫人上台后为了重振国威大刀阔斧实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尤其是在教育制度上就提出了“为了成功的未来而开发技能”[2]的口号,并建立了一套先进的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制度。
  中华民族在近代史上受尽屈辱奴役,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因为我们“技不如人”,而今中国崛起为世界大国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得益于我
们在人力资源的技能优势。现在全世界都在读弗里德曼写的一本书叫《世界是平的》,大家都在讨论如何应对全球化带来的冲击。用弗里德曼的话说,由于世界变得更平坦了,像中国和印度这些国家“能以更低的成本完成许多左脑控制工作”,也就是说许多工作可以被外包到千里之外,因此“美国人就必须更好地完成右脑控制的各种工作”。因此在对年轻人的教育方面并不是要传授特定的课程,而是“要像开发左脑一样更多地开发你的右脑,培养右脑的各项技能”。针对所谓全球化3.0版的变化,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仍然要继续发挥人的技能优势,所以我们同样也要重视对右脑的开发,也就是说必须改变目前的低技能状态,占据高技能人才这个制高点,才能充分发挥我们技能人才的资源优势。

  三、技能的原生态及学术界定

  本文通篇关于技能的分析主要是针对基于职业活动的职业技能,因为大家对这个词的理解已达成一定的共识,所以在使用中无需再作进一步解释。例如我国的《劳动法》,国家职业技能标准以及相关职业培训和技能鉴定的政策法规中都普遍使用了“职业技能”这个概念,我国相关政府和企事业机构也有采用“职业技能”作为单位名称的情况,尤其是在众多的社会媒体中技能已成为一个高频率词汇。这里所说的技能是指社会活动中的一种客观存在,也就是说此时此地的技能就是技能本身,我们且称之为技能的原生态。因为大家的理解都是从同一个原生态的客观现象出发,所以虽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但在大多数场合大家的交流和讨论是没有妨碍的。然而,当我们要从理论学术的高度来分析技能,特别是要通过技能来分析职业能力时,就需要运用高度抽象和理性的概念了,而技能一旦进入理论学术范畴,技能就不是技能本身了,因为理论学术的分析需要有一个概念性的界定,而不同的学术观点会有不同的说法和理解,那么此时此地的技能就是指技能的各种表述或概念。
  技能与能力是一对相互覆盖的概念,我国职业教育学术界对技能以及职业能力的理解主要以国外经典的定义为依据,以此形成自己的观点
,毫无疑问这些主流观点是我们进行相关研究分析时的依据或参照,但问题是目前我国职业教育界对技能以及职业能力的理解还没有形成一个共识,这对实现能力本位教育目标或实现职业能力建设目标来说是一个问题。我们主张学习借用现有经典的理论观点,但不主张从抽象的概念出发,最好是从原生态的现象出发去认识理解和分析事物,这是我们研究分析技能的一个逻辑出发点。从这个出发点去认识职业能力,我们认为技能是解读职业能力的最好注释。

  四、通过技能来解读职业能力

  要想解读职业能力必须对技能的基本属性做一个剖析。相对而言,由于职业能力的内含要宽泛和抽象一些,因此它会因不同的学术观点而形成不同的理解,而技能则比较单纯和具体一些,所以从实际职业活动中技能的具体表现出发比较容易对技能的本质属性做出一个客观的分析,我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再来推断和分析职业能力。按照这个思路来分析,我们认为技能有以下4个方面的属性。
  1.技能的实践活动属性
  人类从动物演化而来,他现有的全部技能都不是先天的,都是在后天的社会实践中养成的,人的技能本身就是创新,它也是创造世界的第
一要素,而实践是掌握技能的不二法门,就是说,人的社会活动是技能的载体,人的技能是在社会活动中的行为表现,因此技能的养成不能只动嘴不动手,必须在活动中去训练,行为的养成或改变必须用行为活动的方式来引导;同时技能又是一种行为习惯,它的养成需要一个熟练的过程,不能一蹴而就,技能一旦养成不易改变且终生不会遗忘,想改掉坏习惯比重新开始还难。
  2.技能的工具技术属性
  人的技能的本质是使用工具或应用技术的能力,相关的知识和技术是不可或缺的前提,但有知识有技术不等于有技能;人的技能与工具或
技术是互为因果的关系,是人的技能制造了工具开发了技术,反过来也推动自身不断提升,工具和技术是相对客观被动的,而技能是主观能动的,因此人的技能对工具的效用和技术的创新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工具有时可以取代人的技能,但人的技能中有一种非程序化,非逻辑性的要素是不可取代的;此外,虽然人的技能的发挥会受到人的生理和心理条件的局限,但人可以通过工具和技术手段使技能的发挥永无穷尽。
  3.技能的个体特质属性
  人的技能与人同在,学到手的技能和吃到肚子里的东西一样是拿不走的,所以说技能与技术不同,技术可以外化,而技能不能外化也不能
像技术那样引进,它与人一样具有很强的乡土性和地域特征,人走到哪里就会把技能带到哪里;而且人的许多绝技绝活只能靠人传人一代代传下来,人在技在,人亡技亡;此外,很多职业对人的个体特质,即人的性别、年龄、生理和心理素质有很强的选择性,就是说如果职业技能要求与人的个体特质相一致,就能达到最佳效果,许多能工巧匠既需要培训也需要天分,这种特殊技能人才难得,而且往往是不能复制的。
  4.技能的主观意识属性
  与工具和技术相比人的技能还具有很明显的不稳定性,因为它会受到个人情绪和心理状态的影响,人往往会在关键时刻技能发挥失常,自己都不能控制自己,更不是其他人为因素可以控制的;但是人的技能也具有很强的主观随意倾向,它会受到工作态度和个人爱好的影响,我们可以通过教化或感化使个人认同或接受某项社会活动的意义,他就有可能把工作做得更好甚至会有超常发挥,而这又是人为因素可以控制的。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更清楚对职业能力出一个推论:职业活动是能力的载体,职业能力是完成一项工作任务的执行能力或过程能力,离开具体的职业活动对职业能力的任何分析都毫无意义;职业能力是综合人在职业活动各种表现的统一体,操作技能是主体,认知能力是前提、情意能力是背景;职业能力的养成以及表现与个人对职业活动的态度密切相关。由此我们就可以更清楚地说明在职业能力的构建或技能人才的培训中为什么要确立职业活动导向原则,为什么要强调以能力为本位,为什么要推行行为导向教学法,为什么要重视以人为本的教育思想,为什么要对学生进行价值观的教育,等等。(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