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老宇:悖论丛生 精神分裂的春天  ★ 数码思维:未来教育的核心  ★ 你到底要什么  ★ 陈老宇:未来教育总目标  ★ 大治理,小火花  ★ 人类历史的诗意总结  ★ 硅人工智能会成精吗?  ★ 零边际成本社会曙光在前 
首页 > 理论研究 > 不确定性:寂静而沸腾的职业世界(2)
不确定性:寂静而沸腾的职业世界(2)
作者:陈李翔     来源:陈宇工作室     查看次数:4462
陈李翔
  产业现场中的职业能力

  什么是职业能力?回答这个问题其实非常困难。人们对于“能力”这个词汇的理解,实在过于宽泛而又模糊。我不知道应当用怎样的语言来描述其内涵。
  在英文中,用于表示“能力”的常用词汇有两个:Ability和Competence。Ability侧重于生理和心理特征的描述,并似乎与禀赋(Talent
)和素质(Diathesis)相关联;而Competence则似乎是知识(Knowledge)、技能(Skill)、能力(Ability)以及经验(Experience)和态度(Attitude)的总和。
  但是,我们在产业现场也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事实——职业能力总是与具体工作任务相伴随,并通过完整的工作过程表现出来。因此,我们
认识和分析职业能力应当回到产业现场。
  在我国工业化早期,受生产力水平发展较低的影响,人们对职业能力的认识更多地局限在以规则性动手能力为主的层次上。这种认识实际
与手工业的发展相联系。事实上,即使在工业发展到以机器制造为主体的时代,手工劳动仍然占据主导地位。
  但是,在我国最近三十年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的过程,产业现场的情况已经发生重大变化。新技术的广泛应用带来了企业劳动组织形式的不
断变化。工人不再只是从事重复的、单一性的手工劳动,而是要以解决问题为导向,处理来自企业和市场的各种个性化要求。因此,做一名合格工人不仅需要有技术、有技能,而且需要善于与人沟通、与人合作,具有创新能力、管理能力和高度敬业的职业态度。显然,当今产业现场中职业能力的内涵已经被扩大了。知识、技能、经验和态度开始成为职业能力的重要元素。
  在实际的工作过程中,作为职业能力主要要素的知识、技能、经验和态度等要求,是通过对具体职业岗位的工作分析而得到的,必须体现
在执行规范、解决问题和完成任务的过程之中,以检验其胜任工作的程度。
  首先,执行规范。“规范”包括规则性动手技能和规则性认知技能。它来自具体岗位的工作需要,是服务于具体岗位功能的。实现岗位功
能就要履行特定的工作任务,履行任务则必须遵守必要的程序和方法,并在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最终能够实现额定的产出(速度、数量、质量等)。执行规范实际上就是专业技能和知识在特定条件下的规则性应用。这对于劳动者职业能力的养成,显然具有形成性意义。
  其次,解决问题。实际工作中,仅仅遵守规范并不能保证完成任务,因为环境、条件和需求等因素的变化始终是存在的,它们导致了工作
过程中必然出现各种不可遇见的“个性化”问题。因此要求劳动者能够创造性地运用规范和经验解决这些问题,以最终实现工作目标。解决问题实际上专业技能和知识在不同条件下的运用,这是经验积累的过程,是能力发展的必由之路。解决问题能力实际上成为了职业能力的核心。
  第三,完成任务,就是通过业绩表现来检验能力的表现过程。这是职业能力物化的最终表现形式。劳动者在工作过程中,持续地表现出标
定的业绩,甚至超出标定的业绩,通常被作为标定职业能力程度的主要标尺。

  职业能力的层次结构

  20世纪70年代初,德国劳动和社会学家梅尔腾斯(D.Mertens)在对劳动力市场与劳动者的职业适应性进行研究时,提出了“关键能力”概念,并将其看作是“进入日益复杂的和不可预测的世界的工具”,是“促进社会变革的一种策略”,在西方社会和教育界引起高度关注。
  德国学者的研究表明,“个体行为的表层结构,即外在可观察到的行动、对事实确切真相的语言表达及态度,与个体行为的深层结构,即
经验上不能直接观察到的层面如行动模式、思维模式和态度模式,是不同的。而这些模式正是上述表层结构的基础”(Jungblut,H.J.,1998年)。以能力开发为目的的学习活动,其目标指向正是在这种个体与环境的互动过程中,有条件并可持续地、渐进地改变这一深层结构。这种能力结构与要素分析方法得到了西方乃至世界许多国家的普遍认同,并成为课程开发和教学改革的重要指导思想。上世纪90年代以后,几乎所有的英联邦国家的职业教育系统都接受了一个重要概念——核心技能(Core Skills)或关键技能(Key Sills),成为职业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以此作为职业教育的基础。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国职业技能评价领域开始引入核心技能这一概念,并将职业技能划分为职业专门技能、行业通用技能和核心技能。
有人将职业能力比如为一座“冰山”。那么,职业专门技能则处于“冰山”之上,是职业能力的表层结构,通过具体的职业行为可以得到观察;而核心技能处于“冰山”之下,是职业能力的深层结构,通过内在的经验模式支持外在的行为表现,难以等到具体的观察,却具有广泛的可迁移性。行业通用技能则处于“冰山”的过渡带。
  一般来说,核心技能包括社会技能(Social Skill)和方法技能(Methodological Skill)。所谓社会技能,我们称之为“做人”的技能,主要是指劳动者对职业关系的适应和建构能力,包括在工作情景中与他人交往和协调的能力、调控和改变社会成员之间关系的能力以及有效从事各种社会活动的能力。如交流技能、合作技能等。方法技能则常常被称为“做事”的技能,是劳动者在职业生涯中对机遇、责任和限制等情景做出解释、思考、判断和设计的技能,通常指从事职业活动所需要的工作方法和学习方法。包括制定工作计划、解决实际问题、独立学习、处理等。反映在思维技能上,还包括分析与综合、全局思维与系统思维、逻辑思维与抽象思维、决策与迁移等技能。
  通过对我国工业化程度、技术应用水平和社会结构变化等因素的研究,我们认为现阶段我国产业现场的核心技能主要包括:
  ①交流技能:或称沟通技能,即应用多种方式获得、呈现、分析、评价和分享信息的技能。
  ②演算技能:即数字应用技能。解释、呈现和运用数字材料的技能;
  ③解决问题技能:确定问题存在、运用规范和经验提出解决问题的计划方案并付诸实施,并检查其效果的技能。
  ④创新技能:在不同条件的工作情景中,分析需求差异、权衡优劣得失、吸取不同意见、合理承担风险,并从多种选项中择优判断的策略
性技能。
  ⑤与人合作技能:正确认识自己,并与他人交往、协作,共同完成任务的技能。
  ⑥自我提高技能:或称独立学习技能。计划和评价自己的学习和行为,通过独立学习和自我训练改善工作状况的技能。
  ⑦信息处理技能:应用信息技术处理日常工作的技能。
  ⑧外语应用技能:在跨文化的工作情景中,应用多种方式获得、呈现、分析、评价和分享信息的技能。
  这些技能的基本特点就是跨职业性、非技术性和可迁移性。核心技能对于劳动者职业生涯的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它能增强劳动者运
用专门技能完成工作任务的能力,并增强其发展的“弹性”和“张力”。一般地说,核心技能独立于具体的职业活动,并通过特定的职业活动内容得以呈现。因此,核心技能的养成和评价都应基于具体的职业活动和行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