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工智能进入教室引发强烈争论  ★ 我们这个时代叫什么  ★ 陈老宇:AI会使世界更安全吗?  ★ 霍金在翱翔,我们却坐在轮椅里  ★ 陈老宇:悖论丛生 精神分裂的春天  ★ 你到底要什么  ★ 陈老宇:未来教育总目标  ★ 数码思维:未来教育的核心 
首页 > 通知公告 > 陈老宇:未来教育总目标
陈老宇:未来教育总目标
作者:     来源:     查看次数:2643

在每一个不同的时代,人们会不断地提出教育目标;同时不断地修订教育目标。随着社会的发展,现在的人们是不是能最终看清楚教育的终极目标,这还是一个问题。但是,至少现在我们可以归纳一下,未来教育和学习的总体目标将是:

一切需要并且愿意学习的人,不再受时间、地点、条件和成本的限制,可以在保持自身特质、个性和个人尊严的前提下,采取最适应自身取向和自身活动的学习方式,有效利用丰富而可选择的多元教育资源,完成自己的知识更新、技能养成和综合能力的提升。学习最终将和工作、社交、以及生活完全融合,成为人类最时尚、最必要、又最自然的存在方式。

对于人类来说,劳动和学习几乎就是人类的本能、人类的天性。所以,劳动和学习本来对于人类不应当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障碍,更不用说有什么磨难和痛苦了。但是,事实上,在人类发展过程中,首先被人类文明进程所异化的东西,就是劳动和学习。人类首先异化了劳动,把这件最快乐的事情变成了人类最痛苦的事情。接着,就把学习也异化了。学习也成了人类经历的很痛苦的事情。现在大多数历史学家都认为,人类在原始的自然采集和丛林狩猎时代,要比在文明的农耕畜牧时代快乐得多。似乎生产方式越原始、越落后,人类劳动的异化程度似乎就越低。人类劳动的自主程度和快乐程度就越高。我发现,不但在远古时代是这样,就是在几十年前的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时代,似乎也是这样。你看,现在所有强烈怀念知青生活的,大多数都是在内蒙古大草原上过着接近原始状态的游牧民族生活的那一拨知青。是不是游牧的生活相对就比较轻松浪漫?你看过有多少在农耕地区的知青现在还会回忆他们在村里的“美好生活”?回忆起来都是劳动特别繁重,几个月甚至成年吃不到肉。至于在准工业化、产业化的西双版纳橡胶林里的那些知青,他们不但当时就是抵触情绪最大、返城最积极、带头闹事造反的先锋,现在的回忆里面也全是悲伤痛苦怨恨。


现在,这个颠倒的历史——文明程度越高人类越痛苦——有可能重新颠倒过来了。当然,这不是哲学的胜利,不是宗教的胜利,也不是道德或者别的什么东西的胜利。这仅仅就是生产力的胜利,是经济基础发生重大变革带来的必然后果。

首先是劳动的解放;接着是教育的解放。从什么地方解放出来?从异化劳动和异化教育中解放出来。这一伟大的历史使命很可能将由人工智能来完成。人类终于可以摆脱一切他不愿意从事的繁重、单调、枯燥和无聊的劳动,而去从事自己真正喜欢的工作。人类也终于可以摆脱一切他不愿意学习的繁重、单调、枯燥和无聊的课程,而去学习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大家想想,一旦劳动和学习真的成了人的最爱,成了人的快乐生活的第一需要,是不是从此一切都变了?所以,在实现未来教育和学习的总体目标的过程中,教育的社会属性和技术属性都将发生巨大变化;教育的思维方式也将发生巨大变化。从一定意义上,传统意义上的学生和学校的概念都将不覆存在了。传统的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的界线将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人类的整个教育和学习体系在新的生产力背景下,在新的时空条件下,会有非常大的扩展,创造出和今天完全不同,我们现在又无法想象的新形式、新方法和新内容。

当前,教育改革的核心,就是要让教育走出传统工业化教育系统桎梏。工业化教育系统的要害是把人培养成机器,按照工业生产的科层结构,分层次地把不同的人造就成螺丝钉、齿轮、变速箱和操纵杆等等。这种教育正在迅速没落。我们的教育,再不能是这种填鸭式的、灌输式的教育。我们要把大部分精力放在让每一个孩子去主动学习、去主动参与、去主动表达、去设定目标、去清晰选择、去引领他人、去成就自己。

想想吧,如果一个学校是继续把全校的孩子们管得服服帖帖、教得唯唯诺诺,在反复的应试中取得优良;另一个学校培养出来的孩子是有主见、有抱负、有追求、有思想的梦想家,他们专注于自己感兴趣的项目和课题,他们有自己心中的追求和理想,并全心全意、如饥似渴吸收探索新知识和新技能,总想做成自己的事情。你相信这两个学校,哪个学校的孩子将来能胜出于职场呢?

还有很多话,容我慢慢说吧——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