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数码思维:未来教育的核心  ★ 你到底要什么  ★ 陈老宇:未来教育总目标  ★ 大治理,小火花  ★ 人类历史的诗意总结  ★ 硅人工智能会成精吗?  ★ 零边际成本社会曙光在前  ★ 人类世 
首页 > 工作室动态 > 陈老宇:文明三和理性乐观派
陈老宇:文明三和理性乐观派
作者:陈老宇     来源:陈宇工作室     查看次数:710

陈老宇:文明三和理性乐观派

(最新修订稿)


什么是理性乐观派?理性乐观派的基本出发点是:他们相信人类的这项基础研究成果:今天世上所有人都是320万年前东非森林里一位人类共同母亲的后代。我们在生物界属于同种同属,有共同的基因。因此,不管你今天赞同或者不赞同普遍人性和共同价值的表述,事实上,人类具有相通的特征,具有共同的、相互可理解、可沟通和可预见的理性和非理性。最终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会选择大体相同的方向,殊途同归地走上大体相同的道路。即:从原始蒙昧状态,进入文明一,文明二,最终进入文明三。

原始社会是人类的初生状态。这个时代的人原本无异于野兽,但他们一直在努力从野兽中分离和摆脱出来。这个时代是人类的蒙昧时代,但逐渐开始出现文明的萌芽。这个时代面对的主要问题是:文明还没有到来,人们的生存条件极其艰苦,所有的人都飘泊浪迹在一个非常野蛮而荒芜的世界。这个时代的人文代表和象征是传说中的神仙力士和远古的神话故事。原始社会面对的问题是:生存,或者灭绝。人们不得不和极其严酷的自然界搏斗,包括吃掉野兽,或者被野兽吃掉。丛林法则是唯一法则。现在有人把原始社会描绘成人类的黄金时代,说那时人和自然和谐共处,过着阿凡达式的幸福美好纯洁平等的生活,那完全是误解或者忽悠。

人类经历的文明一是农耕社会。人类通过初步的分工和职业化,征服了部分有生命的物质,即从数以百万计的天然植物和动物中找到了人类可培育、可养殖、可控制的几十种农作物和十几种家畜家禽,从而使自己定居下来并和野兽完全区别开来。这个时代是人类的庄园时代,在亲缘地缘基础上建立的宗亲制度构成了稳定的社会结构。这个时代的人文代表和象征是圣贤与宗教。至今还影响着我们的耶稣基督、释迦牟尼、孔子、穆罕默德出现了。在长达数千年的时间内,尽管他们的出现没有改变人类的生存状态,但是他们却极大的抚慰了人类脆弱的心灵。文明一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贫穷和匮乏。低下的生产力使产出远远不能满足人类的基本需要,人群中的强者总能通过强力暴力和舆论控制使自己处于统治地位。整个社会结构呈现金字塔型,作为帝王贵族的少数人处于金字塔的顶端,大多数人则处于金字塔的底端。尽管宗教信仰能使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间安于这种制度安排。但庄园、氏族和部落之间的征战以及底层奴隶和农奴的起义始终没有停止过。

人类经历的文明二是工商社会。人类通过大规模的分工和职业化,开始全面征服无生命的物质,首先是煤、石油、天然气,接着是水能、风能、太阳能和核能,同时征服了几乎所有天然的物质材料。这个时代是人类的帝国时代,人类逐步掌握了使自然界熵减的秘密,从而使人类几乎成为宇宙中仅次于上帝的力量。其人文代表和象征是英雄和科学。从哥白尼、伽利略、培根、牛顿开始,到瓦特、法拉第、达尔文、爱迪生、以及爱因斯坦,每一位科学英雄的出现,都会在或短或长的时间内大大改变人类的生存状态。生产力出现了狂飙式飞跃。由亚当斯密概括的市场交换规则和制度,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以往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市场法则的核心是:要使自己满意,首先要使对方满意。人类通过等价交换和等量劳动交换,逐步实现了供求、买卖、生产和消费双方的双赢。这种新法则和新制度极大地调动了社会中每一个人的积极性、进取心和创新精神,最终使人类创造的财富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在此基础上,奴隶制的废除,不同种族、民族、国家之间平等观念的形成,男女两性平等和同工同酬的实现,八小时工作制的推行,劳动安全保护和社会保障的实施,以及对妇女儿童的保护尊重等等,都使人类文明上了一个新台阶。然而,财富仍然不能充分满足所有人的需要。尽管人们一直希望构建一个纺锤型的新型社会结构,但是,由于不均衡的权力、机会和能力的驱使,社会结构仍然一直顽强地向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的哑铃型方向转化。这个时代面对的主要问题是自然资源的过度消耗和生态环境的不断污染破坏;同时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不同阶级与阶层的人与人之间日益加剧的不平等。这一切使得人类社会中各种形态的争夺、对抗和冲突难以遏制。在这个时代甚至发生过人类历史上空前血腥残酷的世界性帝国战争。至今,这种危险并未完全消除。


即将来临的文明三是人类的未来社会,亦称信息社会或云时代。历史已经证明,人类这种宇宙中、星球上偶然出现的智慧生物,无法克制自己与生俱来的天性:每一个人追求自身生存、发展和幸福的努力,都与自己摆脱艰苦繁重的劳作,享有更多的物质、精神和服务资源相联系。因此,人类以往征服和控制的自然过程,始终伴随着对他人的奴役、征服和控制,从而导致了人与人、族与族、国与国之间的严重分裂、对抗和冲突。经历了“文明一”和“文明二”的人类,现在应当清楚认识到,在现代科学技术背景下,人与人之间的对抗争夺和相互征服最终必将导致人类的共同毁灭。这也是目前可预见的毁灭人类整体和人类文明的唯一力量。因此,人类最终只能理性地选择相互让步、妥协、包容、宽容、尊重和共存。并在此基础上,转而追求共同征服更为强大的自然力量。这才是人类的唯一出路。

而这个更为强大的自然力量,就是人工智能和人造生命。可以预见,在最近20年内,人工智能和人造生命的综合结晶——智能机器人将取代人类在生产、消费和服务领域担负起主要工作职责。首先是在繁重低效、单调枯燥、肮脏不洁、高难危险、被动压抑这五大人类最不愿意从事的工作领域全面取代人力劳作。此后,智能机器人还将在生产、消费、服务和娱乐领域更加自主、能动和智慧地取代人的劳动,创造性地满足人类不断出现的各种各样的复杂需要,最终在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成为人类最理想的仆从、助手和伙伴。而从那一时刻开始,人就可以完全超脱地思考:自己的生活如何更符合最真实的人性的需要。那个时代才是人类真正开始获得自由和解放的时代,是人类真正的历史起点。那个时代的人文代表和象征是自由创客和自由精神。今天我们也许能从乔布斯、扎格伯格、拉里佩奇、马云和北京798群体身上看到那个时代的投影。毫无疑问,在未来时代,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将完全摆脱生存压力,使自己的能力、才华和爱好通过自主选择的创新创造充分展现出来。那个时代要解决的最重要的主题是:完全消除人与人、族与族、国与国之间的对抗与争夺,确立个性与共性、自由与平等、效率与公正的新规则。更重要的是,要处理好人类和智能机器人之间的互动法则和伦理关系,与智能机器人在和谐共存的基础上共同创造未来。在那个时代,人类的价值观、职业观和生活方式将发生根本性的重大变革。也有可能进化成为另一种全新的人类。

总之,理性乐观主义者坚定地相信:

第一,今天比过去好。现代社会中绝大多数人的实际生存状态,不但远远好于原始蒙昧社会,远远好于属于文明一的农耕社会,也远远好于属于文明二的工商社会,特别是好于它的初期阶段。就中国而言,今天中国大多数人的实际生存状态,远远好于1978年以前的任何时期。

第二,未来比今天好。人类社会的进步尚处于指数改善改进的初期。人类的进步才迈出了1241632……这样最初的几个台阶。未来的发展将以……641282565121024……这种指数增长方式进行。迄今为止,除了人性自身的弱点,人们尚未看到宇宙中有什么力量能阻挡人类的这一前行方向和步伐。

第三,人类社会指数式发展的根源是科学技术的指数增长。科学技术是人类真正的福音。它不仅是使人类生存状态不断改善的源泉;也是推动人类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变革的决定性力量。而不是相反。人类中间当然也有邪恶势力,有阴谋诡计,有悲观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但是,他们最终都不能从根本影响和改变人类的命运和人类社会的积极走向。

如果你理解了以上宏大叙事主题和历史进程思路,那么,你就能非常清晰的看到:今天世界上出现的反智、反历史、反理性、反科学的思潮,不过是人类中的一部分在历史转折关头的疑惑和迷茫。而今天人类社会中所谓左翼与右翼的矛盾和冲突,以及民主与独裁、自由与专制、停滞与突破、保守与改革、封闭与开放……等等一系列的矛盾、冲突和对抗,归根结底也是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而文明的升华与进步,特别是“文明三”的到来,则是最终解决今天一切社会矛盾、人文冲突和政治对抗的钥匙。在这里科学、技术、生产力是最后的决定力量。而体制、制度、生产关系必然随着生产力的进步而变革。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也许我们最需要的是眼界、耐心和勇气。

今天,人类共同的旗帜上飘扬的是:Nothing but Future!

我们仅属于未来!我们只拥有未来!

(全文完。2014-10-7修订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