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数码思维:未来教育的核心  ★ 你到底要什么  ★ 陈老宇:未来教育总目标  ★ 大治理,小火花  ★ 人类历史的诗意总结  ★ 硅人工智能会成精吗?  ★ 零边际成本社会曙光在前  ★ 人类世 
首页 > 工作室动态 > 云时代的哲学思考(11)
云时代的哲学思考(11)
作者:     来源:     查看次数:1202

云时代的哲学思考

又名:云哲学

陈老宇说哲学11

达尔文:适者生存

35亿年前,地球上第一个最原始、最简单,勉强可以称作细胞的生命诞生开始,经过非常漫长的时间,世界上出现了非常多种多样、复杂神奇,看上去似乎完全不同,其实具有完全相同的构成(即完全相同的蛋白质和氨基酸)的这样一大群生命物质,它们统称为:生物。

现在,全球已发现的生物物种达到200万种之多,其中植物约50万种,动物约150万种。事实上,小型的生物如昆虫蠕虫之类还不断被发现,肯定还有大量更小的生物,包括真菌、细菌类的生物还未被我们发现。因此,保守地估计,目前地球上的生物总数大约有一千万种。科学家们认为,从历史上看,地球上90%的生物都已经灭绝了。由此推算,这个星球上曾经生活过的生物应当有一亿种。

如此繁多的生命,怎么会如此奇迹的出现?如此浪漫的发展?又如此可怕的灭绝?对此,人们众说纷纭了数千年而没有定论。直到200年前出现了一个名叫达尔文(CharlesDarwin)的英国青年。

用中国标准看,达尔文是个标准的“差生”。不幸的是,他的极其强势的父亲当时就是用中国标准来看待他。达尔文16岁时,被他爹送进爱丁堡大学学医科,但他完全没兴趣,常常逃课到野地里抓虫子采树叶。他的塞满各种死虫子的房间终于彻底激怒了他爹。其后他又被神通广大的老爸送进剑桥大学学神学,肯定也是想杀杀他的野性。不料这段学习让他后来终身不再进教堂不再信上帝。他这颗躁动的心,怎么也不能安坐在剑桥大学神圣庄严的教室里。后来,他终于说服了宽容的学校和失望的父亲,同意他跟着英国海军“比格尔”号去世界各地作环球旅行,第一站就取道佛得角来到不毛之地巴西。唉,你完全不能想像22岁的达尔文在船还没靠岸时就听到里约热内卢丛林里的虫子的鸣叫声时的激动心情。在那艘有十门大炮的重型军舰上,他的正式身份是自然博物学家。达尔文总算找到了能明正言顺在原始旷野闲里游乱逛的职业。世人谁都没料到,从1831年开始的这个长达五年的旅行,后来竟成了人类科学史上的里程碑。

1836年,达尔文回到家乡,此后20年中,他出版了一系列著作,成了英国最有名的生物学家,他的每一部书都引起轰动,几乎总在刚刚出版时就被一抢而空。其中最重要的两本是:《物种起源》(1842)和《人类的由来及性选择》(1871)。我还翻阅过他早期写的一本极长的书叫《比格尔号旅行记》(1837),只记得其文笔之优美让人嫉妒。我不知道为什么英国人对他特别宽容特别友好。其实他说的话都是保守的英国完全不能接受,甚至是大逆不道、人人可诛之的话。也许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人从心底里早已听腻了关于上帝造人和上帝造万物的说教,来了个上帝的另类使者让大家耳目一新。总之,达尔文本人并没有因为他出格的言论受到任何惩罚。在他逝世时英国人甚至十分郑重地把他厚葬于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和另一位上帝派来向人类揭露自然秘密的使者牛顿葬在了一起。

其实,达尔文主要就说了两件事:第一,生物不是神创的,是从低级到高级一步步发展成长出来的。人也不是神创的,人是从猿猴逐步演变来的。第二,进化的规则是:自然选择,适者生存。这两件事,不能说前人没有说过。但是,确实没有人象达尔文那样说得这么有份量,特别是这么有证据。所以,达尔文就像一盏明灯一下子照亮了地球上所有的生命成长发展的道路。

人们现在可以运用最新科学成果来分析解释说明生命发生发展的整个过程,但这一切仍然只是达尔文学说的体现和验证,而不是对达尔文学说的否定或颠覆。

按照最新的基因学说,所有的生物体内都毫无例外地存在着核糖核酸(RNA),因为它是制造蛋白质的蓝图。科学家发现,数亿年来,RNA基本保持原貌。因此,它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标志。科学家们还发现:细胞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较原始的细胞,其中RNA布满整个细胞体,我们把这类细胞叫:“原核细胞”。而在另一类细胞中,RNA只集中于整个细胞里的一个很小区域,这个区域就是所谓“细胞核”。我们把这类明显有核的细胞叫:“真核细胞”。

现在,大家终于理清几乎所有的头绪了,让我们来看,按照被最新科技发现补充完善的达尔文学说,地球上生命的发展过程:

46亿年前地球诞生。其后,在40亿到35亿年前,第一个单细胞生物出现了。这种单细胞生物,以原核细胞的状态生活了21亿年,直到14亿年前,真核细胞出现了。作为单细胞生物的原核细胞和真核细胞一起相安无事地生活了六亿年之久。到了八亿年前,一些真核细胞生物开始扩张,并演变出由许多个真核细胞联结在一起的新生物,开始主要是各种各样的蠕虫。后来就不得了啦!几万、几亿、几万亿真核细胞开始聚集成越来越巨大的生命体。这些生命体包括:真菌、植物和动物。现在,最大的动物如巨鲸,可重达150吨。当然,它只可能生活在海洋里。生物在自己历史的六分之五以上的时间里,都只生活在海洋里。只是到了四亿年前,才开始慢慢登上陆地。先是植物,后是动物。当然,它们登陆后一发不可收拾,把陆地完全变成了生物后来的主要家园。

还有一件令人奇怪的事情是:在真核细胞不断变成越来越大的多细胞生物的同时,原核细胞到今天仍和若干亿年前一样,一直保持单细胞状态没有任何变化。看来,原核细胞才是历史上最彻底原教旨保守主义者的楷模。我一直主张,那些坚持原教旨保守主义的人们要向它们认真学习。

达尔文在中国影响之大,完全出乎了世界的想象。在中国,他的地位远不像是一位生物学家,到更像一个启蒙者、盗火者,更像普罗米修斯,他给中国带来了全新思想的火光。第一部向中国人介绍达尔文思想的著作叫《天演论》,书的作者是自称“达尔文的斗犬”的赫胥黎。此书由严复翻译,出版于189712月,正是大清帝国风雨飘摇、朝不保夕之际。当时这本书的出现可以说惊呆了整个朝野。物竞天择、弱肉强食、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些闻所未闻的海外奇谈,给了这个日暮途穷的社会极大震动。青年毛泽东用万类霜天竞自由的诗句表达了他对达尔文学说的理解。通过这本书,国人眼里看到了这样的图景:每一个物种、每一个生命,从它出生开始,一直到死亡为止,不得不参加到了一场大拼搏、大对抗、大竞争中。每一个生命都在要生存、要繁衍,要新陈代谢、要复制自己的冲动下,拼命奋斗、各显其能,用进废退,各尽其长。这场大竞赛的裁判员是谁?就是老天,就是上帝!在严酷的大自然面前,弱为强肉,弱肉强食;或为鱼肉,或为刀俎。不成功,则成仁;不奋斗,就死亡!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没有最强,只有更强!没有最适应自然,只有更适应自然!

显然,这一切使得达尔文的思想在中国从一开始就不被看作是关于生物的学说,而被看作是一种社会学说。这使得达尔文学说在中国一开始就被人为加上了许多误解。比如,下面这段话:

Charles DarwinIt is not the strongest of the species that survive, nor the most intelligent, but the ones most responsive to change.

达尔文说:能生存下来的,不是最强大的物种,也不是最聪明的物种,而是那些最能适应变化的物种。

但是,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说:达尔文认为,活下来的,只能是最强大、最聪明的人。所以,我们一定要变成最强大、最聪明的人。这类误解,比比皆是。我们在后面还会提到。

现在,人类根本不用再到原始森林里去找进化论的依据。人们甚至可以通过直接观察人类自己的受精卵的发育直接看到生物进化的过程。受精卵最开始就是一个像原生动物一样的单个细胞,后来变成一小群细胞,再后来其中每个细胞不断分裂,经历了腔肠动物、棘皮动物、原始脊索动物。包括有一段时间变成带鳃囊的鱼类,长尾巴和体毛的低级哺乳动物类,最后才逐步长成我们人类。事实上,每个人在妈妈肚子里,都几乎完整经历了一遍整个生物界的进化过程。生命进化的历史就写在我们身上。


面对这些雄辩的事实,你以为大家就都相信进化论了吗?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保守的估计,全世界现在至少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完全不相信进化论。面对科学家们找到的一块又一块证明进化论的古生物化石,英国博物学家戈斯说:包括这些化石都是上帝创造的。上帝要用它们来测试人类是不是真的对上帝有坚定信仰。当然,戈斯最后帮了倒忙,因为他那种认定上帝对人类耍幼稚把戏的说法,对稍有见识的人来说,都比达尔文学说更亵渎上帝。

中国目前反智、反理性,反科学、反历史的思潮正在泛滥。达尔文学说再次受到怀疑。而犬儒主义盛行的中国知识界更涌现出几位貌似公允思辨的学者,他们宣布:在天文学上选择地心说或者日心说;在生物学上选择神创说或者进化论;在政治学上选择民主自由或者专制独裁,都无所谓对错。这只取决于个人偏好。这个世上只有个性没有共性,只有独特价值,没有人类共识。说到底,是因为在人间没有共同的人性。

争论归争论,历史归历史。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生物界的这种大比拼大竞争,促使生物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不断演进发展,最后,终于胜出了这个宇宙中最复杂、最强大,最聪明,特别是几乎具有无限适应能力的特级生物:人类。这将是我们从第12节开始将讨论的主题。

思辨讨论题:

A,你赞同进化论学说吗?你认为,生物是从简单到复杂、最低级到高级不断进化的吗?这种进化有尽头吗?

B,生物进化的进程中,人类胜出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人类最适应,所以最强大?还是因为人类最强大,所以最适应?

C,在人胜出之后,进化停止了吗?换句话说,未来可能出现比人类更强大的生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