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好转型准备, 迎接未来就业  ★ 我们这个时代叫什么  ★ 人工智能进入教室引发强烈争论  ★ 陈老宇:AI会使世界更安全吗?  ★ 霍金在翱翔,我们却坐在轮椅里  ★ 陈老宇:悖论丛生 精神分裂的春天  ★ 你到底要什么  ★ 数码思维:未来教育的核心 
首页 > 北京大学中国职业研究所成立仪式专题 > 新东方教育研究所所长张亚哲
新东方教育研究所所长张亚哲
作者:中国职业研究所     来源:中国职业研究所     查看次数:4193

 
  首先,我代表新东方教育集团,代表俞敏洪老师,热烈祝贺北京大学中国职业研究所的成立,并且也非常感谢陈宇老师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光荣退休之后,依然贡献余热,把自己剩下的退休时光奉献给中国最为严峻的就业形势的研究和探索方面。
  从新东方的角度来讲,我们对职业问题不会有太多的发言权,我们是一个教育机构。但是教育机构也承担了很大的压力,尽管我们只做了一个职业技能的培训,做了一个英语方面的培训。中国的就业形势非常严峻,形成了各方的巨大压力,最大的压力就是来自教育的压力。高等教育受到了极大的炮轰,高等教育的专业设置等问题成了众矢之的。我从一个对教育稍有研究的专业人士角度来讲,我认为炮轰高等教育是没有意义的,中国高等教育的专业设置不能完全以就业为导向,高等教育完全以就业为导向是完全错误的,是不可能的。从全世界的高等教育发展角度来讲,从美国来讲,美国常春藤大学的专业设置就不可能完全按照就业为导向。如果大学生的就业出现问题,不代表大学的专业设置就一定出现问题。照这样来讲的话,我们应该取消所有的文理学科。因为这些学生培养出来不具备任何的就业可能性。这里出现了教育的误区,认为高等教育应该全面向社会的专业和职业设置靠拢,才会使大学生毕业后找到工作。高等教育首先是培养社会精英,支撑社会公共价值的重要力量,不能把他等同于高层职业教育。美国的教育制度跟澳大利亚和德国完全不一样,澳大利亚和德国是非常有特色的职业教育体系。就美国来讲,就没有听说过。美国采取的方式非常简单,就是社区学院。社区学院的专业非常简单,不是计算机就是一些非常实际的工作,毕业后一定能找到工作。
  在就业形势非常严峻的情况下,炮轰高等教育是非常愚蠢的想法。另外,中国的高等教育的主要问题是不是在专业设置上面,我认为也不尽然。如果中国的高等教育把专业设置改了,就业仍然会有问题。我觉得这方面王伯庆先生更有发言权。美国大学是不是每年都发布就业率,什么样的大学发布就业率,就业率的导向是不是跟招生有关系?我认为各有各的问题,比如说美国大学招生,招什么样的学生,并且用来支撑什么专业是值得探讨和研究的。我们也是一个研究所,就是民办教育研究所。如果我们与北京大学中国职业研究所共同对中国民办教育的定位进行探讨,并且能够形成一个政策导向,使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注意到,这是很有意义的。
  中国过去整个一段时间是以疯狂考大学为主。现在媒体又在说有30万到80万高中生放弃了考大学。这个问题不见得就是找不到工作就不考大学了。从新东方的角度看,我突然发现我们的SAT班,也就是美国高考的班,增长速度惊人,而且,近三年来,我们的SAT班的增长速度都是惊人的。我个人对参加新东方SAT班的学生的看法是什么?我看,一部分是非常优秀的学生;另一部分是根本通不过中国高考的学生。我们当年考大学的竞争比现在竞争激烈得多,现在高等教育扩招那么多,仍然有这样的问题。教育的问题不是一个单独的高等教育的问题。
  大学生是否需要再进行职业教育,这是一个核心。我们的政府部门,包括陈宇先生,应该彰显培训和职业的大旗,联合产学研方面,给社会一个导向。大学生毕业,只是职业生涯走出的第一步,并不是完成了职业生涯。在英国,学法学毕业的人,都必须再读一个法学院,使你成为一个律师,使你能够长期从事法学的工作。我们是设立一个司法考试,很多大学是法律系的毕业生甚至在本科就通过了司法考试,直接进入工作岗位。
  我们的问题不是高等教育的问题,而是如何和职业教育嫁接,占有相同地位的问题,不充分重视这个问题,一味地加大的炮轰,教育部其实很无辜。那是不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就有问题了,我觉得也没有问题。问题的关键在于整个社会心态,不太正常。我认为学术机构和企业都没有与媒体达成一个社会共识,不管你是学历史的还是学文学的,大学培养历史系、中文系,培养人文学科的人没有意义吗?实际上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这个意义是打下了为人和为人素质的基础。但是,接下来要大力鼓励这些大学生在大学期间和大学之后参加有意义的职业培训,当然也不仅仅参加技能培训。
  陈老师非常喜欢新东方,每次见到我都说你们这儿怎么那么多人喜欢学英语?学英语这是一个风气,是掌握了一门技能。但是大部分学生是只会讲英语,但不知道英语讲什么,甚至不能用英语写一封信。整个产业导向是没有一套系统科学的方法告诉大学生毕业后你要有什么素质,是不是有人力沟通素质等等。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北京大学中国职业研究所是一个众望所归的机构,并且按照陈老师对职业分类、职业研究多年的卓有成效的工作,我认为应该利用各种媒体平台、公共平台,使职业教育、职业技能培训在大学生当中、在高等教育中成为的一个有力的补充,结合一些良好的科学的数据支持,使得这样的课程成为规范性的课程。
  我认为大学设立这样的课程,首先就应该在北大设立这样的课程,不一定北大的学生在职业方面就是了解的!我们的学生在如何找工作、如何写简历、如何应聘等方面就很无知。我认为职业理念的教育在中国的落后状况是非常可怕的。美国人和欧洲人有一个非常成熟的职业理念,我上班以后以什么样的态度、什么样的心情去进行工作,很清晰。我们的大学生在这方面的差距是非常严重的。我认为就业问题是一个综合的问题,如何以北京大学中国职业研究所为核心,联合一些机构,使得一些正常的课程进入大学,组织一些专家,对大学生进行一些正常指导,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我们应当正确认识当前的就业问题。目前,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但是大量失业是在制造业吗?美国发展绿色行业是不是一定能够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在整个社会和经济发展态势中,什么样的行业将来能够吸引更多就业?还要研究。二是坚决反对以就业率来判断高等教育的态势。以就业率论高等教育的成败,这将会给高等教育造成较大压力,造成中国一代人不会学形而上的东西,思考性的东西。中国的大学生,我认为还是学好现有的本科课程,真正具有一方面的能力和思维方式,呼吁中国高等教育进行这方面的改革才是有效的。

 

中国职业研究所简介

    北京大学中国职业研究所将着重研究我国职业发展与科技、经济、社会,特别是与教育和就业的关系,推进职业活动与教育、就业、生产的良性互动和有机结合,直接为企业人力资源管理、院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