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好转型准备, 迎接未来就业  ★ 我们这个时代叫什么  ★ 人工智能进入教室引发强烈争论  ★ 陈老宇:AI会使世界更安全吗?  ★ 霍金在翱翔,我们却坐在轮椅里  ★ 陈老宇:悖论丛生 精神分裂的春天  ★ 你到底要什么  ★ 数码思维:未来教育的核心 
首页 > 北京大学中国职业研究所成立仪式专题 > 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副所长余祖光
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副所长余祖光
作者:中国职业研究所     来源:中国职业研究所     查看次数:3163

 
  我觉得这次活动天时、地利、人和,代表我们所,也代表我个人表示祝贺,同时如果给我安排点任务,我也非常愿意做。
  我们是搞职业教育的,现在也搞创业教育。现在就事论事地搞职业教育做不下去了,创业教育也挖不深。可能就是没有挖掘职业、职业文化,从职业精神到职业制度、职业行为到劳动组织研究。
  现在大学生就业大家普遍感觉到很困难,我预期早晚大学生得到一线当工人,这是韩国、日本的经验。但是,我们一线劳动组织、劳动环境比较恶劣,职业教育没有吸引力,这个层次的劳动组织不好,比如简单流水线非常不人性化,不允许转岗,没有团队,将来这些劳动者如何继续教育、继续发展?这是一个问题。今天李翔提出了一个绿色职业,我想这个“绿色”要从心开始,是内在的,要有和谐的劳动组织,有和谐的职业环境。现在中职生去企业实习,很多企业反映我们学生吃苦耐劳的价值观不够;另外一方面,很多学生认为12小时的工作非常枯燥。我们怎么解决?我们要优化劳动组织,改造职场文化。
  我现在在引进联合国教科文一个项目——在全球化中共同学习与工作的价值观。以工作领域的价值观为主,提倡一种和谐的工作文化,这个“工作”应该就是我们研究的问题。比如说我们研究创业,南京提出到道边摆小摊,可能很好,但很落后。怎么办?比如说鼓励以自谋职业的方式去做社区医生,就可以大大打开一个新的环境,这才是真正的创业。原来有一个世界组织在西藏扶贫,发现最好的扶贫不是技术,不是资金,是把农民和市场连接起来,实质是连接市场。还有个工作分工问题,如说小作坊、夫妻店、个体工作等,德国专门有研究,某个行业有哪些是适合的,哪些是不适合的。在改善劳动方面,我们不能看到工作过程中的越分越细,还应该看到工作中合作,我们提出了工业性服务业,就有很大的扩展空间。
  最后,我们还要研究企业文化。我翻译的书里有七种价值观和文化,尊重职业劳动,这是我们进入到工业化文明的最重要的一课。我们的企业文化都应当重视尊重劳动的价值观。我希望通过研究和实践,改善我们职业劳动的状况,提升我们工作和生活的幸福指数。

 

中国职业研究所简介

    北京大学中国职业研究所将着重研究我国职业发展与科技、经济、社会,特别是与教育和就业的关系,推进职业活动与教育、就业、生产的良性互动和有机结合,直接为企业人力资源管理、院校...